嵬城爵

阿爵【我大概已经忘了我是个文手】
工作日弧,周末复活
沉迷农药同人,吃亮瑜 邦良
dover厨,沉迷异色大坑

渣浪 @嵬城爵丶
QQ 3501625746

年轻人要学会克制欲望。

求助

    我是2017刚入坑的新人。说真的,我看到第二季前两集就真的痛苦不堪。我不是想维护亚梅,不反对BG,不谈论颜值,但是我必想说,我太为梅林难过了。这部剧就是在狠狠地虐梅林,如果说那是命运的安排,那命运也真是太不公平了。
    我想问亚瑟最后知道了吗?我只想知道梅林最终有没有得到一点慰藉。
    恳请前辈们给我看下去的动力。我没有大爱,只觉得这种对待一个男孩的方式太残忍了。不胜感激。

能看到的小伙伴就看看吧qwq
以后阿爵基本上告别了双休……因为我是特殊班学生,学校要求留到周六晚上才回家,周日下午就上学,在这期间基本上都被作业填满……所以说基本上没有时间摸鱼或者是写点东西,一个月不更LOF也是有可能的qwq不是退圈

闲的时候还是会上来给你们小心心的  (人˘︶˘*)♡
【给大家安利老剧《梅林传奇》!还有良心国漫《凹凸世界》!真的真的非常可爱!

还有一件重要的事情!我萌的cp有dover,邦良,亮瑜,某些朋友请不要喂我邦信啦qwq

弄了一个小片段2p
一波草稿流走起  阿政与小小邦
大概想表达的就是两个时代的更迭 
【第一次画阿政bug请原谅qwq未完待填

鹿和狼😚
【本来想画一个系列的但是电脑色差简直是……😩😩想请教一下到底怎么回事啊qwq

摸邦良(/ω\)
【【私设黑化病娇良【【其实不够病
【【几张没什么顺序联系【【草稿流

p6“小巫师我的地盘上不要太嚣张啊”

异色dover复键✘v✘
p3想看校服小裙子嘿嘿嘿
【我大概忘记了自己是个写文的x
【官方的异仏已经被我ooc得差不多了画的时候一直告诉自己索瓦是个型男😂😂

嘿嘿迟到的520⁄(⁄⁄•⁄ω⁄•⁄⁄)⁄

你身边有没有不坦率的人呢~

【为什么不是彩色呢因为那些都是荧光笔qwq

摸个邦良⁄(⁄⁄•⁄ω⁄•⁄⁄)⁄
本来是森林里迷路的小巫师……
后来变成了小红帽ಠ︵ಠ
P2完成一半的线稿【【才不是裙子咧!!【【德古拉君主好苏
【【加班摸君主prpr

【亮瑜】过度依赖(4)

✔王者人设,现代AU,与历史无关
✔情节有点迷【大概是要走形了呸
✔未完,上篇过度依赖(3)

   结婚。程序是在国外走的,在国外逍遥了两三年,才终于又回到原来的地方,一切如常。
   周瑜根本不知道周围发生了这么多事情。昔日看起来风尘仆仆总像个漂泊少年的刘备,如今已经是刘氏公司的小老板。他们晚上去喝酒的时候那三个人笑着拍诸葛亮,说你们这些人就是安逸啊,在你们甜甜蜜蜜的时候那个年我们都在大街上过得呢。诸葛亮就笑得弯了腰说,那有什么,现在也发达了就是值得的嘛。
  
    周瑜回去的时候,孙权变得比以前成熟多了,安静多了。一天他突然红着眼睛,告诉他,他离开的一年左右孙策死了,因为车祸。
    周瑜去公墓的时候想了很多,那个从儿时就一起长大的人,突然之间就没有了,也许就是一瞬间。他闭上眼睛不愿去想。孙策今年才多大啊?哦,跟自己同岁,说来现在自己也有二十六岁了。
   他在阴阴沉沉的天气里慢慢沿着公路踱步。在那块看起来还很新的墓地前轻轻放下一束白色的矢车菊。他伸出手去顺着凹下去的笔画慢慢描着,“孙策”。
   “你走得太早了。”他对沉睡着的朋友说。他没有眼泪,只是感觉心口有一块千斤的巨石。许久,叹了一口气站起身来。
   一直站在他身后的诸葛亮,此时把手放在他肩上。
   “诸葛……
   “亮。”
   “嗯。”
   “生命太脆弱了。”周瑜看了看远处的矮山,眼睛里深不见底。他最后看了一眼孙策的墓碑,“走吧。”

    日子就一天天地过去。周瑜依然是那黑长的头发,只不过把它拢在身后扎成一束,免得妨碍视线。他俨然已成孙氏集团的支柱,不苟言笑,上下极得人心。诸葛亮依然是挂着安然的微笑,闲适随心。他早上为周瑜准备早餐,然后用一个吻送他出门。晚上接他回家,剩余的时间,也许就是躺在床上看一下午的书,突发奇想搭公车跑到外面写生什么的,或者是到刘氏公司里打下手。周瑜问过诸葛亮要不要去领养一个孩子。诸葛亮说不,他认为他的心不能同时照顾到两个人。

    时间流水一样一天天过去。爱情变成亲情的生活往往都是淡而暖的。久了一切都是习以为常。不像很年轻的那般如胶似漆,但是依赖久了就发现根本离开不了。“他连我想吃什么都知道得一清二楚。”周瑜坐在餐桌前看着诸葛亮送他的插在玻璃杯里的玫瑰寻思,面前是令人满意的晚餐。
    诸葛亮晚上回来的时候已经很晚了,那股熟悉的淡香让他知道周瑜在家里。桌上放着的新书让他眼前一亮,上次他只不过是稍微提到了它,他就知道了他心之所想。“有心。”他笑着把书扣在书架上。
   沐浴后他钻进被窝,双臂搂住熟睡的爱人。周瑜在睡梦中不自然地动了动,最后像只被惹毛了的猫不满地咕哝了几下,扭了扭身子最后直接把诸葛亮蹬到床下。
    “你还记不记得我们第一次同床睡的时候?”诸葛亮坐在地板上看着坐在床上惊醒的周瑜,笑得低下头去。“第一次就把我蹬下去了……还记不记得?在大学的时候。”
     当然记得。
    “……十几年了都不长记性。”周瑜撇了撇嘴扯了被子转过身去。诸葛亮笑了笑关灯上床,沉默的黑暗里他感觉有人在看着他,最后有点犹豫着,那依然柔软的嘴唇悄悄地覆到他的唇上,印下一个无声的吻。

    锡婚纪念那天周瑜把头发放下来了,因为他突然想起了最开始遇到诸葛亮的那段时光。他坐在衣柜前翻出了大学的时候穿的衬衫,站到镜子前,镜子里映出了那个十五年前别扭而青涩的周瑜。看着久违的自己他突然红了脸,自己又不是什么小女生竟然做出这样幼稚的事情。
     下午他听到门铃声,起身打开门,两个人一瞬间都呆住了。诸葛亮背上是军绿色的画夹,他剪短了的头发很清爽,修掉了胡茬,身上是那件周瑜熟悉不过的淡青色卫衣和白色圆领里衬——十五年前在校园里推着自行车的诸葛亮。
     三十多岁的人了。此时却像是时光倒流。
     “诸葛混蛋。”周瑜双臂搭上对方的肩膀,像十五年前的自己那样骂对方,对方也露出像以前那孩童般狡黠的笑容,“嗳。”像年轻那般热情而火热的接吻已经很久没有过了,周瑜有点喘不过气来,不过他还是闭着双眼,回应着,直到自己陷入一片混沌。晚上的时候是久违的缠绵。
    第二天他趴在床头,用手戳着诸葛亮送给他的锡雕,是一只展翅的火鸟。他寻思着自己早早就找人定做的那件礼物,这家伙有没有找到?
   正想着,坐在他身边看书的诸葛亮扬了扬手里的东西,“啊,忘了谢谢你了,我很喜欢。”周瑜惊了一下,看到他手里拿着的锡制的扇形书签,上面穿了根红线。